您当前位置: 水塘 >> 民族文化
旧哈村的“马头神画”
[ 新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6-10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画师罗开进

罗开进的作品

居住在新平县水塘镇旧哈村委会的彝族,客厅正中的墙壁上有张贴“马头神画”的习俗。贴上“马头神画”的地方与汉族的家堂很相似,当地彝族群众会把神画当作一种图腾,用虔诚的礼节来祭拜。现在,当地能够绘制“神画”的人越来越少了,74岁的罗开进便是其中之一。

“马头神画”有三幅

“马头神画”一般三幅为一整套。第一幅绘制的是以风雨雷电命名的风神、雷神、电神,或山神、树神等,是被神化的自然界的事物。第二幅图像画的是神话人物昌隆公公和昌隆婆婆怀抱各种物品送祝福,表现人寿年丰、招财进宝、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四个主题,是以祈福为主要内容的图画。第三幅画的是主人家逝去的先人,也就是常说的老祖宗,他们全都坐在马上,用一连串的名字进行标记。

74岁的罗开进是水塘“马头神画”画师之一。据他介绍,很久以前,他的祖先从江西逃难来到水塘,就一直保留了画神画的习俗。他30岁不到就开始画“马头神画”,一直画到了64岁,眼睛不好使,就不再画了。最初画时,一套两三块钱,一直到后来的二三十块。需要神画的村民会主动登门拜访,向他讲讲家里的情况,讲讲过世的先人。等罗开进画好专属定制的“马头神画”后,就会为村民看日子,然后杀鸡,焚香、磕头,才能贴画。贴画时罗开进还要念一念、喊一喊,祈福求平安。据罗开进回忆,几十年时间里,他一共绘制了300来幅“马头神画”。

旧哈村委会三家村小组的徐涌富说:“‘马头神画’第一幅、第三幅一般贴客厅,第二幅有贴客厅的,也有贴牲口圈门或者粮食仓库门上的。各家各户的‘神画’各不相同,因为各家过世的先辈不一样。”徐涌富带记者去看了他家的“马头神画”,并指着神画告诉记者,因为神画会变旧,几年就需要更换一次。有一年,他用透明胶带把面画裹了一遍,就像过塑一样,居然用了20多年。

细细观察画面,可以发现三幅画里的马是不一样的。徐涌富说:“这些神马中最尊贵的,是排在最上面的雷公、电母的坐骑。依次往下排,到自己过世的先人骑的也不是普通的马,而是速度非常快、有神力的神马。”

“马头神画”的传说

“马头神画”里面的先人为什么都要骑马呢?水塘镇群众赵云光给记者讲了一个传说:相传,每年农历七月十五,已故的彝族祖先会回家和家人团聚。有一次,一个当地的彝族村民在七月十五祭奠完已故的先人后躺下睡觉,突然梦到先人指着遍体鳞伤的身体向他哭诉,说回人间的路途太遥远,他才刚刚到家,都没顾得上休息和填饱肚子,就得匆匆赶回去。因为错过了地宫关门的时间,他受到了严厉的惩罚。村民心疼自己的祖先,就问:“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让你们从此不再受这样的苦?”祖先说道:“其实也不难,你们找画师给我们这些已经亡故的先人画上画像,然后在画像旁给我们每人配一匹日行千里的神马就行了。”

这个村民醒来后按照梦里先人所说画好了画,悬挂在家里客厅正中央祭拜。村里人见了,纷纷加以效仿,渐渐地这个习俗就流传和保留了下来。

初看“马头神画”,有人会觉得这是一种封建迷信的东西,其实它表现的是彝族图腾崇拜、祖先崇拜复杂的演变。

据当地学者研究,原始时代的人们相信某种动物、植物或非生物等有一种超自然力,会保护自己,并且还可以获得他们的力量和技能,就把它们当作自己的亲属、祖先或保护神。在原始人的眼里,图腾实际是一个被人格化的崇拜对象。三幅画中,第一、二幅画应该是起源于原始社会时期,那个时期图腾作为崇拜对象。而第三幅画的祖先崇拜是继图腾崇拜之后产生的,到了母系氏族社会后期,随着生产技能的提高和对生殖现象的逐渐理解,人们不再愿意崇拜被自己征服的动物,开始让祖先以神化了的面貌出现,相信祖先的灵魂不灭,并且成为超自然的一部分加以崇拜。

罗开进说,在新平只有他们一家人会画“马头神画”。除此之外,普洱市镇沅县那边还有几位老人也会画。随着自己的侄子罗佳昕的过世,现在会画“马头神画”的年轻人很少了,自己也没有带出徒弟来。

在水塘镇旧哈村委会,这一张张的“马头神画”曾经是彝族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曾经作为彝族群众心中的图腾一代代传承至今。如今,“马头神画”却随社会的演变逐渐淡出历史,淡出人们的视野。(玉溪日报记者 沈杰 文/图)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